金字塔论坛

快捷导航
金字塔艺考培训-编导艺考学徒计划
查看: 476|回复: 1

[资料] 消费时代的叛逆:「公路商店」的野心与渴望

[复制链接]

560

主题

0

好友

55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帖子
1605
精华
0
阅读权限
50
发表于 2017-1-23 16:03:34 |显示全部楼层
“公路商店”和“黑市”两个订阅号做了两年多,拿到Pre-A轮融资整一年后,新一轮融资估值2亿,团队扩充到30多人。这家公司搬到了北京东四环外一家办公楼的顶层,未经装修的毛坯办公室更像厂房,有足够的空间放货物,搭景拍视频,摆稀奇古怪的小物件,更有足够的地方跑跳戏耍。下午6点半,工作人员逐渐下班离开,25岁的创始人康阳还在和不同的团队开会,留着脏辫的“老公”周欣抽着烟在和女员工们插科打诨,更像一群个性青年的聚会。门口的柱子上,贴着通知“XXXX因两天严重迟到,罚3倍工资,予以警告”。

作者 | 马程

洛杉矶等西海岸的大城市是美国流行文化的发源地,市中心的立体停车场,顶层一般没有车,慢慢的就成了当地黑人青年的聚会点。

来旅游的山西青年康阳发觉,这就是他心目中理想的生意场景,“比如说,我可以在北京开一个滑板场,在边上卖饮料。”

“公路商店”的创始人康阳

康阳是媒体化电商平台“公路商店”的创始人。这是一个吸引人又难以定义的项目,“公路商店”被看成青年亚文化的代名词,也有人认为只是一个对西方的亚文化拙劣模仿的猎奇账号,用性、酒精、毒品、暴力就可以概括。

也许难定义的是中国的青年亚文化,上一个能说得清楚的大概是王朔“代言”的流氓文化。至于当下,康阳自己也说不清,他在大学的时曾办过一本地下刊物《在路上》,致敬美国“垮掉的一代”,不过他也承认这种舶来品离现实太远。

康阳认为自己在寻找属于中国的青年文化,通过“黑市”里卖的薄荷鼻烟、僵尸造型摆件之类的小东西。康阳说他追寻的文化只是一个人的生活选择,不是边缘,只是不同,“每个人的穿着打扮等各方面的生活方式,都能体现出他的不同。”

过去的一年,“公路商店”也尽量表现不同,他们在重庆裸泳爬高楼,办复古轮滑趴;康阳还“花式”抨击过抄袭文章的人,把小编怒砸电脑的视频当推送发了出去。

但是中国似乎并没有孕育“公路文化”的土壤。这群青年人不是上个世纪的美国嬉皮士,90后见多识广,却缺少挑战生活的欲望,爱好和猎奇心瞬息万变,与此同时文化产业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消费选择,二次元和宅腐文化膨胀等等,都在考验着“公路商店”的立足点。

除了性、粗口、酒精和离经叛道,康阳和他的团队翻着《解体概要》和《消费社会》,企图从电影、小说里寻找酷炫,那些不严肃又有趣的事儿。

靠着这些,以及为每一个产品撰写的特色介绍,过去一年他们在黑市上卖了几万种单品,从火锅底料、鼻烟、各种类型的避孕套,振动棒,到绝版书,袖珍圣经,各种“潮范儿”的小物品。据康阳介绍,“黑市”的流水达到了超过1000万。公路商店还入围了“新榜“的年度内容电商新媒体荣誉奖。

康阳也并不完全清楚,“公路商店“吸引的群体是什么人,“以前说的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B面,但是我们还是想网罗一些能够理解我们的人。”康阳也很难总结出“公路商店”所代表的价值观,“我们不想过早定义,这个很难定义。”

产品和用户往往可以互相定义。对此康阳的野心很大,他的目标是定义中国的青年文化,让公路商店成为一个承载潮流的平台,“你看现在的很多导演和作家,不是在模仿和借鉴国外的艺术手法吗,这是很重要的一步。”

康阳所说的B面,更像是一种轻度的叛逆:小小的放纵但并不偏离正常生活轨迹。正如来自一个有经商传统家庭的他,说自己真正着迷的是创业。他的叛逆体现在比父辈野心更大,更喜欢以小搏大。

在访谈中,他经常提到的偶像不是《在路上》里四处游荡的青年,而是是宜家和维珍航空的创始人,以及成功的潮流媒体Vice。

叛逆,但不会偏离轨道

康阳1992年出生在山西,妈妈是当地的一名公务员,父亲在他的印象里一直在做生意,从副食店到小超市都干过。康阳十几岁时,父母带着他来到北京,后来又因为高考回到山西。

康阳觉得自己骨子里也有叛逆的劲头。比如说,他在大学的时候曾经和朋友一起做了一本地下杂志《在路上》。

那是上大学的第一个学期,学校组织演讲比赛,题目是《我把青春献给党》。康阳看到有的同学在上面讲到哭了,他突然产生一种幻灭感,觉得过去追求的东西都荡然无存,原来大学生活和他想象的并不一样。青春的迷茫和压力就这样到来,偶尔甚至会哭,他学着朋友跑去趴绿皮火车,拿着廉价的相机拍摄火车经过的高速画面等等。“当时感觉是很酷,就像人生打开了一扇窗。”

他也曾和父母有分歧。比如说,有一年暑假,他为了向父母证明自己可以用很少的钱开一个酒吧,拿着爸妈给的3000多元跑到了临汾景区,租了一个破房子开酒吧,还赚了几千块钱。为了节省成本,他找来朋友家的地毯,又找到学美术的朋友在墙上画满涂鸦,以及会弹吉他的朋友助兴。

拍火车,办杂志,开酒吧……康阳的叛逆都处于安全范围之内。对于年轻人,叛逆主要表现在对父母的违背,但看得出来,康阳和父母的关系不错,没有根本矛盾。例如开酒吧来证明父亲“3000块钱不够开酒吧”的说法是错的,但是对于开酒吧赚钱这件事本身,父子二人没有分歧。

实际上,康阳对于父母身上那种吃苦耐劳的山西商人特点十分敬佩,“家里开超市时,都是父母自己去进货,非常辛苦。”

到目前为止,他真正偏离主流人生轨道的一次选择,是大学中途辍学创业。

最初,康阳想把《在路上》做成一本穷游指南,当然他也好奇美国“垮掉一代”的心境,想把嬉皮士和公路文化带到国内。对于康阳来说,这也是一个能赚钱的生意。“在豆瓣上或者在校园里摆摊卖,买一本就赚到一本的钱。”

康阳决定退学去北京,继续做杂志。很多读者都羡慕他的决定,留言说也想这样换一个活法。但康阳却说,“在我认识的人里,我是最不酷的那个,就是因为我有点商业基因。”

他说自己不沉迷于任何享乐和游戏,最“上瘾”的就是创业。这种他从小耳濡目染的山西人骨子里的商业基因,让他后来敏锐地感知到流行文化的走向和微信的爆发。就是刚到北京的日子,他代理《在路上》杂志的发行,也没少赚钱。

而对于因为热爱《公路商店》的调性而加入的其他人来说,酷是最值得标榜的标签。这群“嬉皮士”一样的年强人并不好管。看着门口贴着的处罚便签,康阳说,“我对自己怎么要求就怎样要求他们。”他希望在他的影响下,员工们能够自觉意识到公司的管理标准。

“我能做的最多是让大家形成统一的价值观。酷是第一生产力,酷的东西做出来,那种虚荣心,是最重要的。”康阳说。

560

主题

0

好友

556

积分

高级会员

Rank: 4

帖子
1605
精华
0
阅读权限
50
发表于 2017-1-23 16:04:56 |显示全部楼层
性、酒精、文身就是全部?

叛逆也是康阳给自己或者说《公路商店》贴的标签,“叛逆就要从根上叛逆”,这是他常挂在嘴边的话。《公路商店》做的就是叛逆的生意,他要寻找的是可消费的叛逆文化。

康阳的办公桌上总放着一本《解体概要》,他拿着这本哲学家萧沆的神作,随意翻到一页扔过来,“怎么样,有点意思吧?”

另一本参考书是小说《在路上》。在康阳主编的《在路上》杂志里,能看得到里面对于这本小说的借鉴,包括流浪、搭车、穷游、沙发客和Gap year等话题,CBGB朋克和音乐节,安迪沃霍尔的地下电影和雀西女郎,曾经流行的泳衣、运动鞋和红白机游戏等等。在团队刚刚建立时,每个人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去写作。

“前几期杂志里没有什么深刻的东西,很多是从国外网站上找来翻译的,有的还借助了百度百科。”康阳说,因为这种不满,他曾经把第一期杂志全部烧光。

康阳不想只做“舶来品”,因为这些内容离真实生活很遥远,也很难转化成购买意愿。当杂志积累了一定的粉丝,很多人留言分享自己的经历。他也开始在全国各地去采访有故事的人:平遥的文子开了一家2平米的CD店,门口挂着一个牌子——去他妈的远大前程;厦门的涂鸦团队“在路途”,他们走遍全国各地,边走边涂;在丽江的认识了一位辍学玩摇滚的青年,后来在杂志上给父亲写了一封信,最后把父亲感动哭了。开始做“公路商店”后,康阳的团队更是把北京翻了一遍,从五道口的酒吧到雅宝路失踪的俄罗斯人再到各处的脏摊。

“西方的这一套如果直接翻译过来,不可能引起太多的共鸣,我们从开始就是在写和当下的国人可以产生共鸣的选题,这样才真正获得了关注。”

做中国特色的“Vice”,这是康阳的初衷。他认为一篇好文章就像一瓶水一样,每个人都可以看到自己的另一面,“比如五道口的酒吧,我们也说它卖假酒,也说老外占女生便宜,这是公正的,但很多人就是喜欢,还把这当成了一个景点。”

从杂志到一个热门的公号,再到拿到Pre-A轮融资,公路商店只用了一年多的时间。在这之后,他开始努力把大家贴上的标签一层层撕掉。亚文化、小众文化、还是嬉皮士文化等各种边缘的形容词,都不是公路商店的定位。他认为“公路商店”代表的并不是亚文化,更多的是一种不同的选择(alternative),甚至是每个人都期待看到的人生B面。“从某种程度上来讲,亚文化就是中国年轻人的潮流文化。”

如果一定要贴个青年文化的标签,公路商店追求的应该是安全范围之内可以消费的叛逆文化。可能表现为比较酷的休闲服饰,说走就走的旅行,挑战味蕾或者心理底线的食物……

但寻找承载这些消费的内容,对于康阳的团队相当有难度。特别是在2016年微信红利逐渐退去的时候,他必须去思考怎样生产出持久的好内容。

虽然类似《一定要藏好自己屁股上的纹身,因为第一个纹身永远是失败的》、《在大麻盛行的印度,每个人嘴里嚼的却是PAAN》内容备受欢迎,但这也让很多人把公路商店等同于“性、酒精和文身”。康阳表示不认同,“内容领域就是不进则退,一些新来的编辑对公号并没有一个深刻的理解,以为这就是我们的全部,我们现在也在不断地读书、思考,探索一些新思路。”

消费是这一代人的表达方式

在临时搭建的摄影棚里,一张桌子上摆满了各种印着外文的小铁盒,康阳随手卷起了一个纸卷,放在鼻孔上,对着桌上的白色粉末,一下吸了进去,“别误会,这是薄荷味鼻烟,特提神。”

很多人把康阳的创业看做是一场酷炫的游戏,但康阳一直很清醒,玩游戏就需要考虑还有多少血,还有多少游戏币,有多少装备才能打怪升级。电商平台“黑市”就是公路商店的重要装备,“黑市和淘宝店最大的不同在于,不仅卖东西,还卖背后的文化。”

卖货也是康阳从《在路上》时、就选择的商业模式,“我们从最早开始就像把商品的售卖和刊物绑定,比如这期做音乐与公路文化,我就卖嬉皮巴士模型。”

对于“黑市”的运营方式,康阳的描述如下:定期根据潮流以及和买手的沟通,来策划相关的专题,从而推销相关的物品。比如最近发的体验鼻烟的短视频、和文身的周边以及牛粪火锅等等。

康阳也学习了很多国外网站的经验,Eptsy是卖各色自营手工产品的网站,Vat19是一个超级供货商,批量生产各种浮夸的日用品。“在西方,手工艺品本来就是嬉皮文化的一部分,这些电商最大的特点就是自产自销,极具个性。”康阳说。

同时,康阳发现YouTube上热门的频道主也会绑定商品,通过播主的测评推广营销。现在,公路商店也会找微博的KOL来做推广。

目前,黑市分为自营和C端售卖。自营的比例在20-30%,有团队自己设计,或者寻找买手来购买的,康阳说这是为了确定调性。公路商店的买手们来自各地,需要的就是经验,就和编辑们一样,对某种文化和物品有一种热诚,“我们把商品做成爱好,卖东西的时候,重要的是买手的气质和调性是否和品牌的调性是符合的。”

下一步,“黑市”会加大在自营产品的比重,康阳觉得产品应该覆盖生活的方方面面,因为一个人的审美体现在衣食住行里,“比如说,人们都会去宜家买床单,我们会在设计一个有公路商店自己特征的床单,把文字印到床单上,觉得酷的人会通过我们的渠道来买。”

接下来,“公路商店”计划推出一个可以整合电商、内容和社区的App,甚至把很多其他渠道有类似风格的产品也整合进来。在康阳看来,微信的入口很深,且折叠严重,而且现在同类的平台也泛滥了,他想做点别的。

康阳对这个App的期待,是能够整合公路商店成立至今所有的资源,包括文字、视频、电商、游戏,最理想的效果是形成一个社群。

“我们会合作开发小游戏,会在每周二晚上有活动,甚至可能把拍卖带进来,还有我们这两年积累的视频资源,国外的内容经过汉化,注入到这个APP当中。”同时,他还会继续两个公号,内容和电商会有更紧密的合作。康阳说并不急于扩大规模,今后一两年内公路商店还是现在的小体量,但会逐步通过各色的活动突围进更广的人群。

“公路商店”本身已经成为了一个IP,有不少音乐节、活动还有各类的品牌找过来,希望能够从他这里理解年轻人喜欢什么,也希望在设计上融入“公路商店”风格。但是24岁的康阳觉得这还太早,虽然“公路商店”的目标是代表生活方式的宜家,但是在早期不能过度利用。

对于“公路商店”的未来,康阳有一个很大的野心,就是通过消费来定义这一代的潮流文化,“消费是这一代人的表达方式。”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触屏版|网站地图|金字塔论坛 ( 京ICP备09067487号 |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944 )  

GMT+8, 2020-9-29 16:35 , Processed in 0.075297 second(s), 25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4-2020 CNBFA.COM

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