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字塔论坛

快捷导航
金字塔艺考培训-编导艺考学徒计划
查看: 220|回复: 0

[资料] 阿诺德谈创作

[复制链接]

4519

主题

3

好友

3958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帖子
6631
精华
2
阅读权限
90
发表于 2018-11-6 16:11:48 |显示全部楼层
阿诺德谈《鱼缸》(1)

HTN(以下简称H):观看《鱼缸》之后首先跃入我脑海的问题便是:剧本最初的灵感来自哪里?我翻看了影片新闻通稿,你当时回答说你的故事总是来自心中的某一画面。但你并没有具体解释究竟是什么画面。能进一步阐释一下吗?

安德里亚·阿诺德(以下简称阿诺德):我发现很难确切说出是什么“促使我创作出这部影片”,因此我才未做解释,也因此很难讨论。不过,那是一个愤怒的年轻女孩的肖像,她在一个不属于她的环境中做某些很激烈的事情。我的所有工作都按照这种方式进行。有些事情开始困扰我,于是我必须去做去探索这些事情。我围绕着此事写作,弄清楚人物究竟是怎样的人,他们为什么要那么去做。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种好的写作思路,因为你好像无法掌控故事,是故事引导着我,为我指出路径。我并不喜欢让自己刻意操纵创意理念,我希望被故事推着走。如果没有被推着走的感觉,我就觉得不对头。

H:当你用这种方式写作时,你有一个核心创意理念,这个创意推动着整个影片发展,但你也许并不确切知道如何实现创意,你会为此推翻重写并反复修改吗?具体到《鱼缸》剧本,你是如何写作的?

阿诺德:第一稿我写了很长时间,来摸索写作方向。我会写出很多想法和创意,以及我认为应该有的一些场景和画面,然后,我试着围绕着主题把它们组合起来。尽管我是从一幅画面起步的,但很多其他画面会融入进来,我就像玩拼板玩具一样把它们拼在一起。那些关键的时刻便成为故事基石,一些特定的部分是我确定必不可少的。

本片第一稿花费我一些时间,随后我很快完成了第二稿,差不多三天内写完第三稿。因为我们有一笔资金,但如果我不能写出一个更短小精悍的剧本给制片人,这笔资金可能会流产。对于创作来说这是个令人抓狂的意见:“必须要短一点!”但其实有很多小花招可以让剧本变短,比如调整一下字体。(H和阿诺德大笑)

H:下面要问的问题可能显得缺乏新意,但我仍很感兴趣。最后成片与你最初撰写的剧本有多接近?有没有在剪辑环节修改剧情的情况?能举例说说吗?

阿诺德:我想想看。显然,拍摄时一定会对写作进行改动。我觉得很难记住我最初的设定与最终的处理,很难回忆起我起初想要的效果。我认为电影创作是很粗暴的,你事先想好的一套在面对拍摄时的现实情况时是很脆弱的。很多方面的意外情况劈头盖脸砸过来,这里改点那里改点就变成另一个样子。我对此感受复杂,有时候这些意外改变让电影变得不对头了,但有时候也会让影片看起来更好,你得到了比当初所设想的更好的效果。

在《鱼缸》的剧本中,女主角被设定为一位充满激情的舞者。不一定是多么“出色”的舞者,但应该是那种能够用舞蹈燃爆整个房间的人。其实表演者凯蒂(Katie)并不是舞者。这就是拍摄时的变动,和剧本里不一样。而凯蒂是如此接近我描绘的女孩形象,让她出演是正确的决定。

H:(选择凯蒂)要比选择一位不会表演的优秀舞者更好。

阿诺德:我的意思是,跳舞这一点很重要,但凯蒂更重要。我有那么一点点遗憾,因为跳舞是我之前着意构思的,但我从凯蒂身上得到了更多。

H:本片采用了手持摄影,具有一种丰盈、可感知的自然主义质感,而这种自然主义又通过很多浅景深镜头得以加强。这也许需要隐形的场面调度和跟焦。这的确是拍摄中面临的重要问题,还是你致力于营造一种氛围,让演员不至于那么受限?

阿诺德:我并不喜欢调度。我的意思是,有时候你必须为了一些缘故这么做,但我一般尽量不去调度。我想让演员们感觉到自由。尤其对于像凯蒂这样从未经过此类训练的演员,我不想给她平添压力。她不仅要记住台词,而且要在摄影机前表现无助,她还要在特定时刻撞到某个标牌或走出门去。我觉得这些会抑制她的表演。我对待受过训练的演员也尽可能不这样去指挥。

H:不过对我来说,那些美妙的特写以及很多时候的浅景深画面,显得十分巧妙。

阿诺德:罗比(Robbie)(指的是莱恩Ryan)负责掌机,他也是本片的摄影指导(DOP),他是一位手持摄影的高手。我至今已经与他合作过三部影片。我们配合默契,心有灵犀。他知道我喜好什么,我也了解他。我们关系非常好。我与他合作的第一个镜头是为短片《黄蜂》拍摄的。我们当时拍摄一位母亲,她抱着孩子跑下楼梯。我的想法是当她冲下一段楼梯时,我们在她身前拍摄。我记不太清了,大概六段楼梯吧,她跑下楼的速度非常快。我说:“当她跑下楼时,我希望镜头停留在她脸上。”(H笑了)罗比说“好的”,而他就这样做到了,他倒退着跑下楼拍摄。那是我们的第一次合作,当时我就知道我们会结成很好的合作关系。他当时能够做到我要求的,这让我刮目相看。

H:(莱恩)他是个非常可靠的合作者!

阿诺德:(莱恩)他棒极了!我记得,当她(女主角米娅)追着科纳(Connor)奔跑时,莱恩差不多拍了八次之多,因为每次都很难保证拍摄精准。有很多门和人在那里,而莱恩肩上扛着35毫米摄影机完成了工作。这一段戏有好多废弃镜头。

H:其中一些跟拍镜头肯定不是手持拍摄。你是在汽车里还是用传统的移动摄影轨道车完成的?

阿诺德:没有用轨道车。我们有一个手推车。我不知道术语该怎么称呼,就像一个小的手推车,你能推着走。它很顺畅,但又没有那么顺畅。如果你从侧面跟拍某个人,你在他旁边斜着走,摄影机会晃动得很厉害,你就想要更稳定一点的效果。有时候运动太多了,所以我们总是想办法让画面有流动感,但又不要让人觉得眼晕看不下去。我们一直在为把握这个度而抗争,因为我就是喜欢手持。我拍片时禁止固定拍摄,你在我的影片里看不到固定拍摄。

H:但这仍然是被精密控制的手持摄影,而不是像有些糟糕的警察剧那样,让镜头在没有明确原因的情况下晃来晃去。

阿诺德:我坚信移动摄影一定要有目的,跟随某个人或者观察人物在做的事情。手持摄影赋予表演者以自由,如果你要借更多被刻意组织的镜头来控制移动摄影,演员就会有点排练的痕迹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

H:迈克尔·法斯宾德的表演很出色。他表现这个角色,竟丝毫不带有威胁性。这是你一直设想的感觉吗?

阿诺德:在剧本中就是如此。他饰演的角色,正如你所见,在剧本中就是那个样子。他很有魅力也很有趣。我知道在一些时候,会感觉到他好像逾越了界限,但你不知道他是真的越界,还是不然。我们不大讨论人物。迈克尔在拍摄本片前很忙,而我也不喜欢事先排练。我信奉的是选择与角色尽可能相近的演员。不是说演员就是角色那样的人,而是说他们的内在本质或精神气质。

我相信电影本身。你可以用影像做到很多事。我不会刻意要求演员变成他们自己之外的他人。所以我们不怎么谈论人物。会谈一点点,只涉及一些基本情况。我喜欢在每个新的拍摄日前一晚把剧本给演员,故事就像生活一样展开。我想要那种对正在发生的事懵然无知的状态。而我觉得如果他们知道了整个故事,在表演一些先前场景时,就会受到后面情节的影响,这样就会带来天然质感流失的风险。我认为目前的做法是很有效的。显然,迈克尔是一位很棒的演员,有丰富的技巧。我从来没有认真问过他,这种工作方式他是否适应。我们拍摄结束之后我很少再看见他。(安笑)我知道他喜欢做更多准备,而我们的影片却不这么做。我猜对于他而言,这是一次罕有的经历。我不想让演员做过多准备,不想控制他们。我想让他们感到一切都是当下正在发生的,要这种新鲜感。我想他也许觉得这么演挺困难。

……

阿诺德谈《呼啸山庄》(2)

艾拉·泰勒(以下简称泰勒):你为什么拍摄《呼啸山庄》?

安德里亚·阿诺德(以下简称阿诺德):我读书少,甚至不知道勃朗特姐妹是谁,至今也没读过《简·爱》。我小时候和爷爷、奶奶在肯特郡的时候在电视上看过很多老电影,包括威廉·惠勒1939年版的《呼啸山庄》。正因为这些改编作品,我在青春期晚期终于读了这本期待已久的书,才发现这是本很传统的爱情故事。这部小说黑暗且令人不安。当他们让我执导这部电影的时候,我知道这是件傻事,因为这是部知名且改编难度大的书,并且已经有太多改编版本。电影界一直在不断改编,但没有一部超越小说。这部小说就是自己的野兽。

泰勒:你的改编是一个非常自然主义的版本。影片非常美,但人和动物之间的差别太小了;凯西舔舐希斯克里夫的伤口,他们相互身体的吸引很强;电影中还有很多风和各种天气状况的展示。

阿诺德:我有一系列关键词给到摄制组主创,告诉他们我希望这部电影是什么样子。最重要的词是发自肺腑(visceral)、动物(animal)和不加修饰(raw)。凯西和希斯克里夫的关系令人不安,另外一些关系建立在残酷之上。大自然是很自私的,它可以在十分野蛮和残酷的同时又仁慈和美丽,但它的主要任务是维持永恒的运转。

曾几何时,我开始对生活感到厌烦,我喜欢在自然中游荡。我在城市的建筑住宅群长大,但它被乡村、矿场包围,这让我得到巨大的满足。在艾米丽·勃朗特家的真实生活中,屋子周围的旷野美丽又如波浪般起伏,就像身处海洋。但是现在这个区域已经建起大量房屋,摄制组不得不一路向北,那里的旷野戏剧感更强。目前为止,我从不在电影中使用配乐。我希望电影的声音来自我们拍摄的大自然和动物。我很好奇在电力时代之前,生活听起来是什么样的。

泰勒:这是一部相当典型的独立电影。你选了在校学生饰演青年的凯西和希斯克里夫,你还使用了手持摄影。谁是你的完美观众?

阿诺德:天啊,你知道么,我从来没想过这些。当我看电影的时候,我觉得如果主创在揣度我,我就能感觉到他们在操纵我,我不喜欢这样。观众喜欢你不迎合他们对剧情发展的猜测,但是你在试图表达一些东西。这部电影可能有点黑暗和令人不安,但它情动于衷。

泰勒:这部电影可以读解为关于种族和阶级,这些元素都被植入这部英国电影的结构,但这对美国观众来说可能更难接受。对于我来说,希斯克里夫永远是一个吉卜赛人。你为什么选择一个黑人演员来饰演希斯克里夫?

阿诺德:在书中这个角色很明确的不是白皮肤。我觉得艾米丽自己并不确定。艾米丽自己的不同在于她是个女人。希斯克里夫的不同生出很多愤怒,特别是来自凯西的哥哥韩德利,这让希斯克里夫变得野蛮。他们给劳伦斯·奥利弗扑可可粉。梅尔·奥勃朗为了在好莱坞工作,必须隐藏其亚洲血统。我发现吉普赛人最早来自亚洲。电影里暗示希斯克里夫来自利物浦,那里在当时有大量奴隶交易。

泰勒:《呼啸山庄》吸引我的一件事情是希斯克里夫的不可获得。我一直觉得勃朗特姐妹和简·奥斯汀开发出一个浪漫小说的基本前提——初相遇时遥远、冷酷的身材高大、忧郁的陌生人,就像《傲慢与偏见》中的达西先生。女主人公用一种其他女人无法完成的方法获得这个男人。我觉得在你的电影里也是这样,凯西得到了他,但这种爱永远不会成功。

阿诺德:在某些角度来看,希斯克里夫并不性感,他很中性。在某种意义上,这是一段施虐与受虐的关系,这种关系的确真实存在。我发现这很熬人,我在写剧本的时候流了太多眼泪,这个过程太难熬了。我现在也不能与之达成和解。在原小说中存在着性意味,但是在这表面之下蕴含着关于女人更复杂的东西。希斯克里夫代表着女人身体里的男人,就是他不能做爱的原因。当他有了孩子,这个婴儿如此虚弱。我觉得艾米丽在和自己体内某种阴暗面周旋,这就是她不让他们在一起的原因。

泰勒:但是他们的确以某种方式在一起了,可能是通过恋尸。

阿诺德(以轻蔑的惊讶挑动眼眉):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我不知道,事实上,这让我痛哭,因为我觉得他可以用一种在她活着的时候不能进行的方式触摸她。渴求(Longing)是一个在电影中对我十分重要的词。渴求(Longing)和归属(Belonging)。

泰勒:你觉得艾米丽本人会喜欢这部电影吗?

阿诺德:我不是研究艾米丽的专家,但是我开始感到她写这本书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情,因为在当时女人不能述说自己的感受,然后她们大都在青春期时就结婚了。当时有很多书是作为女人的隐喻,并且我不知道艾米丽是不是意识到了。我发现书中女人丧子的情节十分迷人。我觉得那是艾米丽对结婚的恐惧,好像艾米丽对青春期和生孩子的事特别恐惧。

我觉得这是一本非常女性主义和女性气质的书。这就是女性观众深受吸引的原因。许多男读者不喜欢《呼啸山庄》。书和电影中都有大量隐喻,扯断的翅膀,羽毛——卡在孩子手指间的羽毛。当艾德加到达和希斯克里夫被禁锢之时,凯西失去了她的自由。

泰勒:你改变了古典电影的样态。韩德利的外貌和谈吐就像当代的光头党,你的对白也十分现代,然后我们并不能确定电影的时代。

阿诺德:我的确有个规矩,就是电影中绝不出现一顶那个时代典型的女子软帽(bonnet)。我对服装设计师说,只要看见一顶,我就开了你。

泰勒:谁在电影创作上对你有影响?

阿诺德:我不知道,我试着走自己的路。许多人影响了我,真的。我真的喜欢那些勇敢说出自己隐秘的电影人,真的,大卫·林奇、拉斯·冯·提尔、塔可夫斯基、安东尼奥尼。我最近发现了阿涅斯·瓦尔达,她太棒了,她的电影太女性了。我是琳恩·拉姆塞的影迷。

我对那些能让观众为一个影像倾倒的东西着迷。布莱松说过相似的话,“眼中所见之物能掀起一场战争”,这是真的。在电影中,你能在巨大的银幕上呈现极微小的东西,这意味深长。

……

阿诺德谈《美国甜心》(3)

特里·格罗斯(以下简称格罗斯):欢迎安德里亚·阿诺德来到“新鲜空气”(FRESH AIR)。安德里亚·阿诺德的最新作品《美国甜心》获得2016年戛纳国际电影节评审团奖,影片讲述了一群不羁的青年在旅行中挨家挨户推销杂志的故事。影片的灵感来自于真实的杂志销售团队。片中的一些演员并非职业演员,我想这个杂志销售团队中的大多数孩子都不是职业演员。

安德里亚·阿诺德(以下简称阿诺德):对,大多数都不是。

格罗斯:他们中间有人曾经真的在杂志销售团队待过,并挨家挨户推销过杂志吗?

阿诺德:有个女孩纳迪亚(Nadia)曾在一个杂志销售团队待过。她很擅长此事。我们把他们汇集在一起,再把他们送出去。我们有一个来自杂志销售团队的人教他们如何销售。然后我就派他们出去销售,看他们会怎么做。纳迪亚做得很棒。

格罗斯:那您从这个真正从事过此类工作的演员那里听到过什么故事?

阿诺德:当我们在挑选角色时,这是件不同的事情。这通常是与人非常简短的互动。开始前我从不会真的问她太多,然后我们就拍摄。但是我曾跟很多做过此类工作的人聊过很多,我听到过很多事情。

格罗斯:影片的主角小星(Star)是一个十几岁的女孩,她有些被希亚·拉博夫(Shia La Beouf)饰演的角色吸引,加入到杂志销售团队。他意识到她可能贫穷、无所归依。他好像在向她扮演一个有潜力的男朋友,又有点诱惑她跟过来的意思。团队头目的饰演者是丽莉·克亚芙(Riley Keough),她是猫王(Elvis Presley)的外孙女。她对小星说:在这里有你舍不得的人吗?斯塔回答:没有。团队头目说:那就好,你被录取了。这点似乎太关键了,被引诱加入他们,再确认没有舍不得的人,这意味着你是弱势的,没有人会来找你。

阿诺德:对。真的很开心你注意到这个细节,因为这对我非常重要,就是没有人会想念你这件事。这源自我同很多孩子交谈的感觉。我从中感受到的是没有人将会想念他们,但是他们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抛诸脑后。他们会找到同龄人,住同样的旅馆,一起开派对,一起看世界。这是有点复杂的事情。他们玩得开心,但对他们中的一些人来说,这并不好过。

格罗斯:影片中有一场戏,年轻的女孩小星被杰克吸引,他有点引诱她。他们发生了性关系,她现在对他有点兴趣。但是小星被要求向克里斯托(Krystal)——一个真正强硬、粗暴的女人做汇报。小星敲开了克里斯托旅馆房间的门,克里斯托开始告诉她怎么做。小星发现杰克也在那里。克里斯托对小星进行训话,吩咐杰克为她抹腿。杰克拿出了乳液,蹲下来为克里斯托按摩腿,这有点性的意味,因为她穿的是泳衣、比基尼还是内衣。我不确定那是什么。

阿诺德:联邦旗比基尼。

格罗斯:奥。这场戏有着非常奇怪的力量,团队管理者克里斯托在杰克面前显示了她的权力,也向小星这个团队的新成员展现了她的统治力。您是如何想到杰克跪下为团队头目用乳液按摩腿这个画面的?

阿诺德:我想让你弄清一个事实,那是美黑霜,不是乳液。

格罗斯:我以为那是润肤霜。

阿诺德:你没有洗手,因为杰克手上有橙色的美黑霜。在我所有的电影场景中,我不想介入他们。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。当我在描写他们时,就是我在写那场戏的时候,我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那时我思考的是克里斯托在做什么?她正在美黑。克里斯托去过商场,她买了一堆东西,正在试一下。她总喜欢买衣服,因为她对自己不是很满意,所以她总是买衣服试穿,以弥补她感觉不是很好的那些事情。她一直希望自己拥有棕色肌肤。

所以她莫名其妙地在那里,自己一个人很难抹美黑霜,所以她让杰克帮她抹。我写到这些时觉得有些奇怪。我甚至想到当我们在做这些的时候,每个人也都会想,如此奇怪的画面会产生什么效果?但我还是放手去做。我想我经常会有些这样的冒险。我从来不知道它们会有什么效果。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进入那些事以及它们会如何解决。我想这有点儿强势,但我会跟着感觉走。当我让那些场景有思想的时候,我并不觉得安全,或许这样会有一些效果,或者没有。

格罗斯:我对您的选角方式,特别是选用一些非职业的青少年演员很感兴趣。当您招募演员时,您是怎么找到他们的?

阿诺德:我几乎在我所有的电影中都这么做。这是我做事的方式。我经常在选角时将职业演员与非职业演员混搭。我们所做的可以称为“街头选角”,我们就是走出去。有时我在最开始时不出去。我与选角导演合作,他们以前做过这些,他们会到我们寻找的人物可能经常出没的那些地方。就以这部电影为例,他们去了集市或沃尔玛这样的地方,他们会闲坐在那里,寻找可能是这部电影最需要的那类人物。所以这是一种非常不同的选角方式。这实际上是一种非常复杂和辛苦的工作,做这工作的人是很神奇的。我真的很喜欢这种方式,所以我也会出去。其实我自己也做了很多。我们拿了些折叠椅坐在沃尔玛外面,喜欢观看所有经过的孩子。我们就是这样发现萨莎·莱恩(Sasha Lane)的。我们也是这样找到了这群年轻人。差不多就是这样。

格罗斯:我看过您的《鱼缸》和《美国甜心》,两部影片都是关于青少年的,都聚焦于与母亲感情淡薄或与母亲没有感情的少女。她们的母亲有酗酒或吸毒问题。她们之间关系破裂。我想知道您的青少年时期是什么样子。您是在一个美国人所称的住房项目中长大的。讲一点您家庭的情况吧。

阿诺德:这太私人了。我把所有的东西都放在我的电影里,所以我不能谈论那些事情,很抱歉。

格罗斯:那您不想谈一下自己的生活吗?

阿诺德:因为我的家人还在世,所以我不想去谈论那些事情。如你所知,我母亲是一个单身母亲,她有我们四个孩子,这对她来说一定很艰难。我不能谈论这些,抱歉。

格罗斯:您似乎特别钟情于拍摄关于青少年的电影,我想问的是为什么您对青少年时期特别感兴趣,希望您能回答这个问题。

阿诺德:我不知道。人们一直问我这个问题,每次我总是想我是在做一个项目,我必须为自己做一点事情。我想如果我制作的是另外一部关于60岁的人的电影,也许最终我也能做出一些东西来。

格罗斯:非常感谢安德里亚·阿诺德跟我们的交谈。

注释

1 本文选自HTN(Hammer to Nail)对阿诺德的访谈,整理者迈克尔·塔利(MichaelTully),源网址:http://www.hammertonail.com/inte ... a-arnold-fish-tank/

2 本访谈选自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(NPR)艾拉·泰勒(EllaTaylor)对导演安德里亚·阿诺德(AndreaArnold)的访谈,源网址:https://www.npr.org/2012/10/09/162323619/andrea-arnold-tackles-an-iconic-lovestory。

3 本访谈节选自美国国家公共广播电台(NPR)特里·格罗斯(Terry Gross)主持的脱口秀“新鲜空气”(Fresh Air)对导演安德里亚·阿诺德(Andrea Arnold)的访谈,https://www.npr.org/2016/09/29/495924904/filmmakerandrea-arnold-on-american-honey-and-preserving-mystery-in-film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触屏版|网站地图|金字塔论坛 ( 京ICP备09067487号 |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7944 )  

GMT+8, 2020-9-21 06:50 , Processed in 0.078464 second(s), 26 queries , Gzip On.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04-2020 CNBFA.COM

回顶部